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正月里去看山散文

散文 时间:2019-10-21 我要投稿
【www.cnsbgl.com - 散文】

  周末,还有两天要开学的娟子儿子要在家宴请同学,他委婉地告诉老妈,可以去姥娘家吃午饭,饭菜是每个同学做一个。娟子心血来潮,约我去看桃林大山。

  娟子刚拿到驾照不到两个月,我搭她的车却是第三次了。第一次陪我去我的老家看我的母亲,女儿同行。娟子想走环河路,三拐两拐,就拐上西行的公路,女儿提醒,去姥娘家要北行,娟子哈哈一笑,打车回头,顺利抵达我的老家。第二次是和康、云、云的老公,我们四个人去饭店吃酒,娟子喝水,我们三个人喝掉一瓶我带去的七度葡萄酒。

  听说看山,我的心情兀自激动起来,好像山和我有不解之缘,每次去山里,我既是雀跃,又是热血滚滚。娟子的车是我喜欢的那种灰色,我坐在副驾驶上,和她闲扯着。天空像一个满脸郁闷的男人,车窗外闪过的楼群像使了过多脂粉的女人,一双双眼睛疲惫不堪,行人川流不息,一个冬天没有正儿八经地下过一场雪,雪花零星地来过两次,这个冬天就无趣多了。所有的东西在干燥中越发地暴躁。

  娟子开车很稳。记得老公刚会开车时,他晃车的时候,我是胆战心惊,可是我不说出来,说出来会更害怕,我也不坐副驾驶,坐在那里,简直是心惊肉跳。

  去桃林大山是条直路,出黄华大桥,通向日照的外环,一直前行,都是娟子告诉我的,我是路盲。出市里,天空就明净起来,鱼鳞似的云朵,如果细看,有的云朵像几条盘起的蟒蛇,一声惊雷之后,万物蛰起,该是春天了。黄华大桥两岸布置了园林式的假山石,有点造作,但眼感很好。南去,河汊子的水细流着,前几天温度高,河水融化,忽地天气大寒,一个个坝口结了冰凌,那冰凌是类似石笋样的,像大象的长鼻子,一根根挨在一起,又一层层叠着,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明晃晃的光,我喊娟子快看,娟子说我不敢乱看,我必须细心看路。

  我想让她停下来,拍下那我久已没有见到过的冰凌,娟子说回来的时候拍吧,我的眼睛就转向了河汊的上游。马路干净的像刚洗过脸的孩童,看一眼,心中就通透起来,路边的树,在没有叶片的世界中陶醉着,不几天,会有鹅黄的嘴巴探出来,眼角扫上去,心就温柔了好多,春月的时光,美如春水。如果是秋季,树叶会变

  得魅黄,还有那种黄中带红的树叶,颜色对人是一种痴情地召唤。我喜欢大树光秃秃的感觉,我觉得此时它是自由的,像小时候的我们,拥有一颗没有牵累的心。我也喜欢枝干直立着的感觉,隐隐的芽孢像一个个小炮手,随时会在生命的呼唤中,发射自己的青春和能量。

  又一个坝口,冰凌子像天外的世界,一端纠成一个高高的冰层,一个小缺口冲开一道缝隙,凌子变成一把把刺刀;一端的水流大一些,缺口就多一些,凌子相对变小,像老人参差不齐的牙齿,把水流咬下去,万物会苏醒,老人是有这种力量的。稀稀的坝床上,好看的石头堆积着,挡住一些水草,水流的两边堵住一些横截的树枝,夏天水草茂盛的时候,该是多美的景致。没有打开车窗,鼻孔就清凉起来,道路是干净的,空气是干净的,河流是干净的,冰凌子是人间美景。

  一路上,娟子的儿子来过两次电话,一次问怎么做“大虾炖白菜”,一次问家中的红椒放在哪里了。娟子一边开车,一边慢语地告诉儿子,还和我谈起儿子的一些趣事,一脸的幸福感。我们说起儿子的同学,说起我们的同学,感叹岁月的无情,感叹孩子成长的困惑。其实,每一个人都在成长,成长就有痛苦,每一个人都在痛苦中长大。在长大的过程中,关键看你感悟到什么,领悟到什么。感悟了、领悟了,也就成熟了。每次进山,山给我的都是一种自然式的教诲,在山的怀抱里,我感到自己的弱小和无助,行走在大山,我的心是空的,走出大山,就塞得满满的了。

  树上的鸟窝多起来,有的树上搭着两个鸟窝,多数是黑喜鹊的房子,枝条错综复杂,且是粗细很一致的枝条,搭建的也是精致有序,我观察过很多次鸟窝,一直震惊于它们的耐心和深远的头脑。鸟窝搭在不高不矮的树杈上,离市区远些,离繁华远些,离污染远些。现在的人想做鸟,把自己送到半空中,越是繁华,越是喧闹,越是密集,他们就群起而居。人类的房子居然比鸟的房子还高,可是鸟有翅膀,它会飞,人类会飞吗?

  有鸟窝的地方,村庄的房子偏小,像小时候我老家的住房,一种久远的亲切感拥着我,我的头伸着,眼睛伸着,心也伸展着。娟子说,过了那个“五一”饭店,就可以进山了,我在欢喜中期待着。远处的山开始披上阳光的颜色,望过去是一层金色。在层层的金色里,那些小而齐整的土地在料峭的春风里,令我讶异,大山的创造力和活力顿时感染了我。

  西拐,就是桃林大山的盘山路,没等进入,一种大山的宽宏和包容就袭击了我,我在它的体内像一个迷路的孩子,彷徨张望。

  进山的通道边有一间小屋子,路上拦着横杆,娟子鸣响喇叭时,一个精干的小伙子告诉我们,周末封山,春燥防止烟火,不准通行。我撒谎说进山串门的,小伙子说去谁家串门,我就哑口无言了。娟子和颜悦色地说,就让我们进山看看,我们来一趟不容易。不管我们说什么,小伙子就是不让我们进山。

  我们继续磨蹭,小伙子没办法,就说我们可以找找领导。说到领导,娟子告诉我,我们的男同学“得”年前刚调来桃林党委,这件事情我不知情。娟子打电话给得,他要我们回去吃好饭再来看山,他陪我们。看山要的就是清净,如果去打扰人家的清净,看山的情趣就会大减。可是我们进不去山,必须去镇子,娟子调回车头时,告诉我,几个同学年前的时候来找得玩过,我说他的工作很忙吧。

  桃林镇里,我只是路过几次,一次是去金沙滩,司机走错了路。一次是去琅琊台路过,一次是去日照路过。桃林镇是茶叶之乡,没到镇里,铺天盖地的茶叶条幅拥入眼帘,茶香弥漫在空气中,又要同学相聚,心里自发地惬意。

  得,早站在路边等着我们,劳驾领导有点不好意思,我们说客气话时,得说,你们就别“酸”了,同学用着客套吗。得,来桃林镇也就不到一个月,大山的风情在他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他陪我们走着,镇子里的每一条街道都缠结着茶香和山里的朴实。饭馆是上次娟子他们来过的地方,老板是个清瘦的男人,和得简单地打过招呼,没有城里饭店老板的势力和讨好,知闲守淡的笑容嵌在脸上,菜也是山里特有的土产,得,让我和娟子点菜,我点了毛哈,娟子点了肉丸炖白菜,得,又点了两个,我和娟子说,够了够了,我们吃不了。得,是个随性的男人,听从了我和娟子,问我们喝不喝酒,娟子开车,必须喝水。我是一贯地喝水,得,自己要了一瓶啤酒,哈哈笑着说:“我喝酒陪陪喝水的女生。”大山情怀,正是我在桃林侯个正着的感受,这种感受来自路边的村子,来自街道上茶的气息,来自我男同学山的胸怀。

  饭后,我们三个人进山,男同学驾车,娟子坐副驾驶,我在后座。看山的小伙子认识得,打个招呼就放行了。刚进山就是一个山村,十几户人家,分布在朝阳的山坡上。村子中间是一条小河,河里没有水。如果在夏天,穿单衫的女人在河边淘洗青菜,孩童在近在咫尺的院子外玩耍,劳作回来的男人们挽起裤腿,站在河中央和洗菜的女人打讳,树上的知了看热闹似的,在树上鸣叫,忽地玩耍的孩童手中扬起一块石子,知了就惊跑了。这份在闹市难得一见的大山柔情,是我一直想依傍终生的精神家园。

  得,开车飞快,山体像幻灯片一样从我的眼里飞过,坦陈的柿子树、意气风发的橡子树、虎头虎脑的栗子树,还有一些略带黄色的树苗,很多叫不出名字的树种,静静的山和静静的村庄,在无言中与自然亲密、厮磨。斜劈的山体,像一部古书,紧挨着山体的是一家大院子,相必是哪个乡人荣归故里,口袋里饱饱的,就在家乡修建依山傍水的房子,假期过来渡渡假,吸一口清新的空气,就攥紧了家乡的气场。

热门文章
网上足球在线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