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咸阳来客散文

散文 时间:2019-10-21 我要投稿
【www.cnsbgl.com - 散文】

  我在《人生如歌》上曾写过一篇杂文,题目叫《沉重的十字架》,是写我老家的一位乡绅先贤赵可法。

  赵可法是五四后的新一代知识分子,有忧国忧民的思想,有报国惠民的实绩。他在家乡最早引进日本先进的蚕茧加工设备,开设赵家蚕站,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那高高的烟囱不但是赵家村骄傲的标志,而且使暨东地区的丝绸质量上了很大的一个档次。

  赵可法还在赵家开办了辗米厂,使稻谷加工从落后繁重的手工操作中解放出来,不但提高了出米率,而且提高了大米的质量。

  赵可法还是一个忠诚的教育工作者,他几乎一生都从事教育事业。抗日战争时期,他参与了枫桥地区的战时补习学校的教务工作,使大批因战争失学的人,获得重新学习的机会。抗日战争胜利后,他是枫桥忠义中学——学勉中学前身——的校务董事,新中国建立后,他是首任学勉中学校长。

  因为他家庭成份是地主,解放后不久,他被戴上地主分子帽子,押回老家监督劳动,从此斯文扫地。

  我小时经常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扫大路,扫道地,在拾猪粪,拾牛粪,在被训斥,被批斗,这个人就是赵可法。

  我母亲和其他乡邻告诉了我许多有关他的往事,几乎都是对他人品与业绩的肯定,大家对于他的处境和命运都表示深切的同情。后来我查看了有关史志,对于他一生的事迹更加明白。

  他是一九六九年去世的,死时还戴着地主分子的帽子。于是我写了《沉重的十字架》一文,认为他的遭遇比耶稣更悲惨,耶稣最后的晚餐之后,在耶路撒冷的各各地,在十字架上只钉了六个小时就放下了;而他在诸暨市的赵家村却被整整钉了二十年。

  这是时代转变时期的一种悲剧。在这个悲剧中,他和无数像他一样的人,变成时代祭坛上的牺牲。成千上万无辜的人被卷入阴风怒号的地狱,投诉无地,哭告无门。这是历史的残酷,这是历史的痛苦,这也是历史的无奈。

  感慨感过了,文章写过了,一切也就过去。不料有一天,一位老邻居,一位知道我家在城关地址的老教师,她陪着老同学,一位须发花白的老人来到我家。

  来者是赵可法的大儿子,工作和生活一直在陕西咸阳。有人把我那篇文章寄给他,告诉他有人在纪念他的父亲。他很激动,着手调查作者。

  网名是陌生的,但根据文章的内容,他断定是本村人写的,根据文章情节,又进一步认定是我家的人写的,他以为是我哥哥写的,因为他出去工作时,我还是一个学前的儿童。

  终于他查清了是我写的,于是他通过他的老同学找到了我的家,向我当面表示感谢。他们是一个庞大的家族,赵可法有许多子孙,分散在各地工作,但互有联系。他说他代表所有的兄弟姐妹向我表示感谢,感谢我说出历史和事实的真相。多少年来,他们的子孙只知道自己的爷爷,自己的外公,自己的老祖宗是一个地主分子,是一个压迫人民和剥削人民的罪人。如今有一个外人来说明历史的真相,来分析历史的功罪,来说明他们的祖上是一个有功于家乡的人,他们觉得安慰和温暖。

  我也感到很高兴,一个人微言轻的人,一篇普通的文章,只无非说了一下家乡人大家都知道的事实,居然能使一个家族感到温暖,这是我所未曾料到的。

  人要讲真话,要信服真理,要做善事,为善那怕是最微小的努力,对社会文明的促进也是一种贡献,我这样想。

热门文章
网上足球在线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