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烘柿棚的散文

散文 时间:2019-10-21 我要投稿
【www.cnsbgl.com - 散文】

  我爱吃软烘柿,留恋烘柿棚。

  姥姥家的房顶上有个烘柿棚。就搭在房角,呈三角形。斜放一根木杆,铺上秫秸箔,里面放满了柿子。

  白天让日头晒,晒得柿子发了软,再晒就哄了。天黑盖上草苫,保温怕冻。

  到了姥姥家,我就先爬梯子上房,掀开草苫,露出红彤彤的哄柿来,捅捅那个,捏捏这个,捡软的双手捧起来,放在嘴边一吸溜,甘甜、清凉、爽口,比那山珍海味还馋人呢!

  其实,太行山的庄户,家家都有哄柿棚。尤其是初冬,站到房顶四处望去,满山庄都是红彤彤的,美极啦!

  七打核桃八摘梨,九月柿子红了皮。深秋,柿子红了,风儿把叶儿吹掉了。山坡飘下翻飞的柿叶。柿子树露出了树干,树干舒展着树枝,树枝挂满了柿子。那小个的是火柿子,一嘟噜一串的,红的耀眼;那大个的是盘柿子,一个一个的像挂在树枝儿上的小灯笼。

  舅舅们挑着筐,扛着柿杆子,在树下仰着头扒住那柿子把儿,轻轻一拧,柿子就滚落下来。妗妗们用俩小木棍夹住的草片稳稳的一接,放在了筐里。

  柿子一担一担的挑回了家,堆在房顶上。姥姥拣个头匀实的旋成了柿饼儿。整齐的摆在房顶上晾晒。晒上半拉月,柿饼儿就干了皮。然后堆积起来,盖上棉被子捂住,柿饼就慢慢长出了柿霜,厚厚的一层,雪白雪白的。

  庄家主儿舍不得吃,卖给了果品公司。听人说,封袋儿、装箱、贴商标,就卖给了外国人,比猪肉还贵呢!

  旋下来的叫柿皮儿,晒干后,留下一袋给孩子们吃零食。剩下的磨成了柿子面。蒸干粮时掺点儿,又香又甜。“瓜菜代”那年月,把柿子面掺到糠菜里,拌着吃,不知道救了多少人的命啊!

  旋柿饼剩下的柿子一部分在柿子中间切成两半,掰开就成了柿块儿,晒干后也捂出霜,留着自己吃。其余的都放进柿子棚里晒烘柿。

  一冬一春没有菜,一个窝窝头,抹个大哄柿,就是一顿饭;一碗炒面,俩烘柿,用筷子拌匀了,一口一口的吃起来,也甜滋滋的,津津有味。

  如今,生活好啦,冬天里啥蔬菜都有,舅舅们再也不用烘柿下饭了。可太行山庄户们的房顶上都还保留着那个柿子棚,把晒烘的红柿子裹在葱花油饼里,或拌在米粥里,或夹在馒头里细细品尝,更别有一番风味儿,不信,恁试试!

  反正我留恋那烘柿棚,爱吃那软烘柿……

热门文章
网上足球在线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