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话别离散文

散文 时间:2019-10-21 我要投稿
【www.cnsbgl.com - 散文】

  自那日黄昏匆匆离家,算至今晨,时间的指针已整整过去七十二个六十分格。在女儿的大学校园里,成天的无所事事,却并未觉着日子难熬。她去课堂,我便独自于寝室看书,或者赖床懒起;她没课时,我便与她漫步海边,醉舞春风。对于千里之外的爱人,真正少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焦虑。我亦感觉的到,他似乎和我有同样的心境。每日里,打几通电话,也是愉悦,并未听得半分忧郁。

  这情形,和之前的别离,有着天壤之别。

  和爱人结婚快二十年了。二十年的光阴,几乎是形影不离,若说三个月不见算作别离,有一次;若说一个星期不见也算作别离,记忆深刻的,也有一次。

  三个月,那背井离乡的苦痛,依然那么清晰的如背盲刺。那是女儿满一岁之即,还不曾断奶,爱人刚刚参加工作,工资微薄,一家三口,靠他养着,生活日不敷出。我和邻家女孩商约好一起前往温州打工。临走那日,爱人早早去了厂子,什么话也没有说,我把女儿交付给公婆,含泪踏上征程,在朋友的介绍下,进一小厂做了女工。一天十二小时的工作量,节衣缩食,拼命加班,只为减轻爱人的负担。我知道爱人,没有勇气直面我离去,是在他内心里,压着沉甸甸悲伤。“贫贱夫妻百事哀”,如若给不了幸福,就给其自由。他放开我的双翼,任我于蓝天翱翔。只是从未分开的两个人,如何面对离别后的孤寂?于我,打工的艰辛,比起嗜骨的寂寞,差之万里。而爱人,更是顾不得男儿尊严,声声念念呼唤我快快回家。书信,成了我们寄托相思的青鸟。每天工作,手握机器机械运转,身似行尸走肉,脑海里却重叠浮现昔日恩爱密语,心思如千絮,浮在半空中,跟着寄语的南风飘飞到遥远的故乡,倚落在爱人和女儿身上。那份思念的疼痛,在夜里,更是强烈的撕扯着神经,一点一点摧毁意志。怕是要疯了吧,那时候,哪怕是梦里,也是泪湿衣襟。一天一封来信,一天一次乞盼,爱人的心语,成了日复一日入睡的安眠曲。别说打电话了,电话里女儿的牙牙学语,早已使自己泣不成声。那时,是多么浓烈的情感啊,一心一意的相思,一分一秒的煎熬,不可节制地蔓延,蔓延至周身的每一个细胞。这就是爱吧,即使燃烧,也要翻越千山万水,梦回故乡,梦回伊身旁。

  女儿十二岁那年,第二个离别又来了。那是一次商会,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坐飞机。之前到外地开会,我都和爱人一同前往。这一次,经理没有言明,只为我一人办理了机票。临行前,爱人大发脾气,将手机重重摔到地上,坚决不许我独自前往。我也来了气,不管他的无理取闹,毅然决然甩他而去。到上海时,手机没开,刚入宾馆,忙着洗漱,也没太在意。经理的电话来了,是打在另一个经销商手机上,要其寻我立即马上打个电话回家。转告人说经理很急,叫我一刻不能耽搁,还说家人更急,再不报平安,怕是要寻遍全世界了。

  我拨通电话打过去,爱人倒是比我想象中冷静,却更像是装出冷漠。商会结束后,和几个经销商相约杭州玩耍,心情竟是空聊。亦没了心思继续游山玩水,草草结束旅程,打道回府。

  火车上,想念,又是那么强烈的侵袭着身子,一颗回归的心如火如荼。半夜里两点走到家门口,没来的及敲门,门自开了,爱人疲倦的面容,隐隐透着一份喜悦。望了我一眼,又立即收回目光,躲避似的逃到书房。他没有做出欢迎的姿容,让我很是失望。明明想念,故意做出没有释怀的样子,何苦来着?跟进书房,电脑打开着,他坐在软椅上,盲目的盯着荧屏,呆滞的表情,似乎一个无可奈何的家长等着不听话的孩子道歉;又仿佛极度的疲惫压抑着他没能从某种低落的状态回过神来。我低头看向桌面,他手肘压着的地方,露出一张火车时刻表来。抬开他无力的双臂,抽出打印清晰的纸张,上面是我本次乘坐火车的每一个站台和到站的时间,在每一个站台名下,都被他画上了横线。终点站的后面,他用钢笔写着我的名字和我到家的时间。莫非,我每一路停留的呼吸都伴着他翘首的企盼?我的眼眶一下子湿润了。这个爱面子的大男子所伪装出来的那份冷漠,饱含着多么深切的爱意!出门在外的每时每刻,都那么固执的牵动着他的每分每妙,我在哪里,他的心、他的眼就在哪里,而这份爱意,又是多么孩子气。

  而今别离,我们是这么安静,安静的像两颗树,彼此生长着,又彼此呼应着。

  我却不觉着奇怪,别人不说,自己的这颗心,总是知道的。要说想念,免不得有的,却并不是曾经那种分别不相见的疼痛感。牵挂,也不再只是留于爱人一人身上。小儿,是放心不下的,又不是真的放心不下。想着一大家子对他的照顾,也是宽慰。

  过几日便是要回的,机票,爱人昨日在网上已预定妥当。他qq上发来登机前的注意事项,便无多话。寝室已熄灯,女儿也刚入梦乡,一时的难以入眠,让我泯生出逗他的兴致。

  “我发现一个重大问题?”天栏里打出这行字,抛了过去。他发过来一个“[em]e114[/em]?(惊讶的疑问)”立即迎合。

  “我不在,你倒自在。”早就想好的台词,娇嗔地点过去,偷偷地乐着,静待他反应。

  “你不生事不自在?”他谨小慎微,反击一戈,并未上当。

  “干嘛说我生事?[em]e149[/em]”我贴上委屈的表情,故意委屈出一幅可爱样。

  “本来就是生事。”他淡定如初,毫无理会我的夸张。

  “你可以说不自在啊。”三十六计里,唯有使出“抛砖引玉”这一招。

  可是他却没了回应。

  我发过去“[em]e138[/em](敲打)

  亦无果。

  “说话!”我急。

  “那你即刻飞回来。”他来了,却是轻描淡写地说。

  “为何?”我暗喜,想着计谋得逞了。

热门文章
网上足球在线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