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一盘炸蝉蛹散文

散文 时间:2019-10-21 我要投稿
【www.cnsbgl.com - 散文】

  最近这两年的除夕夜,我家的年夜饭桌上增添了一道亲切爽口且勾起我们童年回忆的小菜——一盘炸蝉蛹。说起蝉蛹这种六脚小爬虫,着实给我们的童年增添了不少乐趣。记得小时候,每到夏日的傍晚,跟小伙伴儿们到果园的大果树下拾蝉蛹是最快乐的一件事。那个时候,果园里的苹果树粗得我们伸开两只胳膊都抱不过来,钻到一棵果树底下转一圈就能捡到十个八个蝉蛹,一晚上下来,少则几十个,多了能捡一二百个,回到家让母亲放锅里撒点盐一炒,那叫一个香!如今我们已长大成人,大果园早就不在了,童年知了声声的夏天已经离我们远去,蝉蛹们成群结队爬上果树的盛况也早已成了历史,取而代之的是四通八达的柏油公路和路边清一色的国槐、法国梧桐。夏日的午后,知了的叫声稀疏,再也没了往日的喧闹,曾经被小孩子们视为玩物的蝉蛹如今已成了稀罕之物,在稍微高级点的饭馆里,蝉蛹已成了山珍海味,且标价不菲。

  不过,饭馆里的炸蝉蛹再怎么昂贵,如今都是人工养殖的,早已失掉了童年时代那股乡村泥土的味道。然而我家餐桌上的这盘炸蝉蛹却是原汁原味的乡村野味,那可是父亲一个夏天的劳动果实。

  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蝉蛹不再是小孩子们解馋、打牙祭的“零食”,而成了大人眼中的“健康食品”和“山珍海味”。在外上学工作多年,已经很久没见过原生原味的蝉蛹了。从前年开始,每次春节回家过年,饭桌都能见到一盘炸蝉蛹,问母亲是从哪儿弄来的,母亲说是夏天的时候父亲晚上出去拾的,在冰箱里放了半年,就为了过年的时候给我们姐弟俩解解馋。

  现在农村的土地大部分被征收,或盖楼,或修公路,田里的农活没有以往那么多了,夏日的晚上,拿着手电筒出去照蝉蛹的人比树上的蝉蛹还多。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年过半百的父亲也加入到了拾蝉蛹的大军中,每天晚上吃完晚饭就拿着手电筒到村外公路边的树上照蝉蛹。由于照蝉蛹的人太多,一晚上下来,能拾三五个就很不错了,运气好时能拾到十几个。每天晚上父亲把拾到的蝉蛹煮熟,然后一个一个装到矿泉水瓶子里,再把矿泉水瓶放进冰箱里冷藏。一天三五个地往里装,等到过年的时候,父亲会把他一夏天的“劳动果实”——两个装满蝉蛹的矿泉水瓶从冰箱里拿出来,做一盘美味给我们端上桌。满桌子的大鱼大肉中,唯独这盘蚕蛹在短时内如同秋风扫落叶般被席卷一空,盘子里干净得连个知了腿儿都没留下。这个时候父亲便笑侃,“我一个夏天的劳动果实,不到一顿饭工夫就没了!”

  是啊,“一个夏天的劳动果实”。整整一个夏天,父亲乐此不疲地忙碌着,每晚仰着脖子、挨着蚊虫的叮咬,绕着树一棵棵地转,拾三五个蝉蛹,回家煮熟,然后一个一个往瓶子里塞,如同小时候我们攒玻璃球。一天一天又一天,要塞多少下,才能把两个矿泉水瓶子装满?年夜饭桌上这一盘炸蝉蛹,凝聚了多少父亲对儿女的爱!

  冷藏了一个夏天的父爱,在这个北风凛冽的除夕夜晚,融化成蜜淌进了儿女的心田……

热门文章
网上足球在线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