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漂泊的灵魂——我这十年散文

散文 时间:2019-10-20 我要投稿
【www.cnsbgl.com - 散文】

  佛说,人生即苦难;基督说,人一开始即负有原罪。那么,苦难与原罪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原因当然是多重的,但我以为最主要的还是灵与肉的分离,体与魂的隔断,从而使灵魂到处漂泊,找不到自我,因而痛苦万分,最后只好求助宗教与哲学,甚至于文学。人生苦短,在某一时段因灵与肉的背离或游荡所产生的痛苦,多少会引起一些思考的,而十年足以表现出这种痛苦与反思的了。

  然而,人生又有几个十年?能超过十个十年的,应该是不会多的。可是在人生最黄金收获的十年里,大约会最能引起人们的回顾与总结的。我也这样的,从二零零二年到现在,整整十年,理应是我的黄金收获的十年,但我收获的很少,失去的很多,因而快乐得少,痛苦的多。但十年来的点滴,却也使我找到了得失与痛苦的原因,那便是自己一颗漂泊的灵魂,无处安身所致。

  十年前,我在一家金融公司经过一年多的苦练与积蓄,已经在事业上初露锋芒,并在紧接着下来的一年多里,出任公司里一个部门的经理,全面负责公司几个方面的重要事务。然而,好景不长,在仅有的两年多任职期间,由于公司内部高层权力争斗,我因此也受到牵累与牺牲,最后只好离职另谋他就。但在那几年之中,倘仔细回想起来,大概只有在离职时,才能算得上做到了灵与肉相实,体与魂的合一,因为在那风雨飘摇,苦撑危局的日子里,凭着感恩与不灭的良心,堂堂正正地做了一回人,对被小人陷害的老总,没有落井下石,而对小人们也没有阿谀讨好。虽然后来被认为那是一种愚忠,一种死板,但我确实感到自己做了一件不负人的好事,做了一项正确的选择,从而自己的灵魂,在那时得到了从没有过的安定与宁静。当然,倘在当时,若站在小人们一边,其实是易如反掌的,或许还会得到不菲的待遇,但真的那么做了,可能一生也得不到上帝的谅解,将背负深深地自责与罪孽进入地狱。然而,在那几年中,除最后的这一丁点儿时间里,有值得慰藉的地方外,总体来说仍是灵与肉的分离,灵魂仍然是漂泊的。那些日子,从出任部门经理以来,便常常出入于灯红酒绿之所,每每折腰于权贵宽袍之间,欲难敛,笑难欢,灵不安,心不静,每每被工作内外的事务压得喘不过气来,真度日如年,实想一走了之。可想而知,对于那种日子,是怎样的一种恍惚,又是因怎样的一种漂浮而找不到自我呵。

  离开公司后,我休息了一个月,在当地先找了一家房地产公司,重又做一个部门的经理,但融资压力过大,而人力考核却象扭曲了人性的监工一般,整天用皮鞭抽打,许多人都承受不了,随不久离去;后又来到一家大型国有超市工作,无奈国有公司的低效率与低收入,让人无法容忍,只好再次辞职,寻找新的岗位。但较满意的新工作岂是一日之就的,一时生存竟了问题。最后,只好离家外出,来到了离家二百多公里的H城,谋到一个总监的位子。根据岗位要求,我一方面做筹建集团公司的各项准备工作,另一方面还分管着几家饭店的财务事项,本想踏踏实实地做一番事业,但董事长大人竟是一寻花问柳之辈,其管理方式是典型的民营家族式的方法,内部权力倾扎,人员鱼目混珠。最要命的是,董事长的战略目标完全是建立在空对空的基础之上,无法与之沟通。随分歧的扩大,最后也只好愤愤辞职而离开。之后,又来到一家国有商业公司,做了一位职权不大的普通员工。但普通员工的身份,在国有企业里,根本就是一个靠边站的角色,被边沿化不说,收入还很低,最后也只好暗然离去。这一离去,两年竟又过去了。现回想这段时间,真是颠沛流离,感喟良多。由于不断地奔波,不停地寻找,肉体的痛苦不用说了,灵魂更是漂泊难安了。面对将来的日子,肉身,将安在哪里,精神的家园,你又将在哪里立命?我的一颗漂泊的心,不断地问着无边无际的原野。

  然天无绝人之路,魔鬼关上了一扇门,上帝又给开一只窗。正当走投无路之时,经亲戚的介绍,二零零七年来到H城美丽的天鹅湖畔一家出版社工作,直到今天。身,总算安住了,但由于自己不是编辑人员,只好做一般的行政管理工作,多半被边沿化了的,因此心仍难安定,总认为自已仍是一个漂泊者,一个心灵的漂泊者。但好在工作尚稳,收入也算马马虎虎,因之也就死心塌地地做了下来。五年来,虽每每感到不快乐,但总有些时间来思考一些问题,有时也把想到的,回忆到的,形成文字,见之于报刊网络,聊胜于无,自我安慰,使自己那可怜的长久漂泊的心灵略微得到一丝儿清静。而这种清静,尚与自己那清瘦的形体,有时也略能重合,虽然总体上感觉仍是不宁的。漂泊的灵魂,也许有某种惯性,总想逸出体外,当身体想懒散一下或想安定一些时,灵魂却又在外界的引诱或干扰下,总想着庙堂或喧嚣之事,往往把自己搞得烦躁不安或苦恼愤恨。可人生短暂,为何总有些漂浮之感呢,好比一只浮萍,在浩渺的水波上漂来漂去,孤苦无依。对此,是否可以认为,人的一生中,灵与肉,体与魂实际上是很难合二为一的,而且在人的肉身来到世界之前、之中、之后,灵魂总是漂浮的、游离的。前生与来世也许太虚幻了,那么在现世之中,那个漂泊不定的灵魂,不是已经实实在在地让我们感觉到它的离散性了吗?是的,当我们人生处于春风得意之时,我们的灵魂其实是漂浮的,神散的,也是往往最找不到自我之时的;当我们流浪奔波之时,更不用说那高贵的若隐若现的灵魂,不愿与那低贱的身子好好地守在一起了(当然也有例外,可那决不能长久);而当我们身体已经得到安宁一些之时,灵魂却又想漂移了,它总是想这想那,不切实际却又难以自拨。灵魂对肉身是不公的,它一直戏弄着肉身,可它自己其实又何尝不是痛苦的,漂泊着的呢?

  十年,对一个国家来说,只是一瞬之间,更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朵小小的浪花;十年,对一个人来说,是一段路,是人生需要越过去的一段河流;十年,对我来说,则是一程记录,是一程灵魂漂泊的记录与思虑。

热门文章
网上足球在线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