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秋雨间思绪散文

散文 时间:2019-10-20 我要投稿
【www.cnsbgl.com - 散文】

  骑着新买的电瓶车“冲锋”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中,确实像是一种讽刺。车子被雨水冲刷的倒是更加干净,明亮,而我却结结实实的淋了个落汤鸡。今天的气温因为这场秋雨又低了几度,再被雨水打湿了头发和衣服,我的身体在冷风凉雨中不停地颤抖,加快了速度,雨水更加肆意的打在脸上,透心凉。

  常常被朋友笑话,说我不该那么轻信天气预报,不准的。而我总是傻了吧唧的,每天三点准时去看订购的手机气象短信,然后语气坚定的跟别人说,明天有没有雨,气温多少。总是觉得气象台是很准很准的。这样下来算算已经有2年了吧,我已经记不得有多少次错误的信息,被捉弄了多少次,但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去看气象短信,从来没想过要退订。所以,我的下场就是:明明天气预报说今天有小到中雨,明明早晨起床的时候看到阴霾满天,大雾弥漫,我也没想到带上一把雨伞,或者,我没想到这场雨来的那么突然。

  已是深秋了吧?!只在闲暇时无意瞟一眼后院的树林,就发现枝头已经有了些许枯黄。伴着晨曦里的清寒,愈发显得那几棵大树萎靡了许多,再没了盛夏时节枝繁叶茂的那般状景。近几日,去送孩子时,总是看到老师们在清扫门前的落叶,厚厚的一层枯叶,被踩在脚下,总是觉得有那么一点凄凉,似乎能感受到它们传达的苍凉的哀怨。或许是看多了诗人们笔下的落叶残花,受了影响,所以总是忍不住触景伤情,多了些悲天悯人的情怀。

  回到家,吹干了头发,屋子里的温度还是高了些许,几分钟的时间就渐渐温暖了身体。瑟缩的身子渐渐放开,不再觉得那么冰冷。家,始终是个温暖的港湾,不管是身体的安放还是精神的寄居。在家里看外面的世界,不管是大雾弥漫,还是大雨磅礴,都不必担心自己会因大雾迷了方向,因大雨湿了衣裳。裹紧了厚厚的外套,很温暖,像家一样的温暖。

  大雾中隐隐约约的看到前方的土地,数日前还是金灿灿的一片稻花香,几日光景,已经全部收割,种上了麦子。如今看上去只是一片光秃秃的,没有一点生机的土地,伴着一大片一大片的黑色,那是稻茬燃烧过的痕迹。电线杆上已看不到平日鸟儿停留的痕迹,我的心开始有些惶恐不安,左右环顾,仍在我熟悉的视野里找寻它们的影子,生怕这样的雨天过后,就再也看不到它们。远远望去,一抹耀眼的红砖瓦房子高高的架在河道旁边空旷的田野上,那是水文站。用来在涨水时期开闸放水,疏通河道。相信历史已经久远,走近看你会发现红瓷砖已经开始残落,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经历了风风雨雨依然屹立在大坝之上,守卫着家园。此刻在雨中,接受着秋雨的洗礼,那抹红色愈发鲜艳,耀眼……

  很多东西在四季轮回中慢慢被改变着,被淡忘着,似乎还在留恋着什么,仿佛一道道在荏苒岁月中重叠的光影,渐渐模糊,渐渐清晰,记不清却也挥不去。时光匆忙的脚步从不停下等一等我们,任我们在青春的道路上磕磕绊绊,走走停停,任我们任性,疯狂,欢笑,流泪。一回首,终究会自己发现错过了什么,失去了什么,收获了什么。那是我们成长的代价。

  走过了重重叠叠的足迹,交织了重重叠叠的目光,模糊了重重叠叠的背景,度过了重重叠叠的时光。方寸间,时间慢慢走远;看枝头,凋零落叶一片;望天边,白云悠悠流连;沉浮间,青春渐渐走远……

  ◎ 尘事,晨思

  秋风起,霜打尖,可怜风中流浪汉。

  秋雨寒,雾满天,伤神只为南飞雁。

  晨起,开了窗子,想呼吸一下雨后清新的空气。料想,秋风咋起,米色窗帘随风飘飞,裹在我单薄的身上。一抹冰凉袭面而来,结结实实的给了我一个意外的吻。清凉的雨水瞬间打湿了我额前的刘海和我慵懒的睫毛,睡意全无。

  翻过年历,还有10天就要立冬了,想来现在已经算是深秋了吧?!偌大的房间早已没了夏日的炎热,秋初的适度。特别在晨起的时候,觉得房间每一个角落都流动着清冷,就像冬日的夜里,觉着每一个角落都潜藏着孤独与寂寞。这样想来,似乎连空气也一同消瘦了。

  集市已经开始热闹起来,卖菜的小贩们总是起的很早,所以我常常不用上街买菜,只需在他们从家门口路过时挑上一些便可。前面似乎围了一些人,我探头看一看究竟:原来是一辆警车。几个警务人员正像押解囚犯一样押着一个光着脚,衣服单薄并且破烂不堪的流浪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个神志不清的人,在我们这俗称“疯子”。常常有这样一些人在我们周边晃荡,男的,女的,年轻的,步入中年的。有炎热的夏天穿着棉袄的,也有寒冷的冬天穿着单薄的衣衫的,就像眼前的这个人一样。

  我们也常常施舍一些食物和衣服,可终究还是做不了什么的。因为他(她)们居无定所,今天可能在这,明天就可能被送到别的地方。也许是因为经常有领导下来视察工作,所以这些所谓的疯子,经常呆上一阵子就被警车拉走了,至于拉到哪里,我们也就无权过问了。但我想,他们会被下一个地方的警车再拉到下下一个地方,这样辗转周折,或许某一天,他们又会被拉回到这个地方……

  雨中的流浪汉傻呵呵的朝警务人员笑,拖拖拽拽,走走停停,一个破烂的手提袋掉了,他挣脱着捡回来,他还是知道那是他的东西,即便他是疯子,他也知道。雨不大,还是湿了衣裳,紧裹的衣服显露出他瘦得只剩皮包骨的身体,光着的脚在泥水里泡得发白。他终于被拽上警车,车子拉响警笛,呼啸而过,车后溅起一堆肮脏的水花……

  人散了,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似乎司空见惯了,麻木了。

  一行排成人字形的队伍从头上空飞过,大大的一个“人”字。我常常听说雁子会排人字形,却很少见,想必它们也是有灵性的,就像世间的人们有人性一样。我拿出手机想拍下来这一幕,打开来,它们却在迷雾中渐行渐远了,手机屏幕里只剩下白茫茫一片……秋去冬来,它们要远离家乡去寻找温暖的居所了,来年春暖花开时,它们还会回来的……

  突然想爸妈了。

  拨通那个熟悉的号码,电话里传来一声苍白的沙哑的声音:“喂”。有种想哭的冲动,有那么一种感情,即使不常联系,你也深深挂念在心里。往事一时间占满心头,想起儿时的敬畏,想起年少轻狂时的疏远,想起长大后想亲却远离家乡的无奈,想起他身染疾病,想起子欲孝而却无能为力的无助……顷刻间,思绪万千,惆怅满怀。听说他最近又感不适,身体状况欠佳,昨夜又高烧了一夜,正在输液,心里如万只蚂蚁在撕咬,心痛不已。此刻,真想插上翅膀飞奔而去,从此守候在你们身旁。

  一阵寒暄,互道安康,藏在心窝窝里的话语,终究无法用言语来传达。一句再见,话了离伤,再见时,希望你一切安好。寒秋时节,多添衣裳,保重彼此的身体,才是给彼此最大的安慰,最强的力量。

  我欲归家心似箭,借雨愁思忆家园。

  两家相隔几步遥,却常相思不常见。

热门文章
网上足球在线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