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师生情人走茶凉情还在散文

散文 时间:2019-10-19 我要投稿
【www.cnsbgl.com - 散文】

  老师们无事时在一起聊天,师生关系是一个常常被提的话题,而“人走茶凉”似乎是大家的共识。

  在封建社会,祖宗排位上五个字是“天地国亲师”,把老师与天、地、国家、父母摆在同等地位。然而当今社会孩子读书的时候,家长因为重视孩子而敬重老师,那是爱屋及乌。多少年后,孩子走出校门了成材了,那感情还在吗?

  龙湖旁边有一个叫程咀的地方,小时候曾经在那里生活过。一座孤零零的坟墓旁边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的田地和哗啦啦的龙湖水。龙湖涨水了,一片汪洋中,有人说,这坟墓却好像浮在水面似的,还能远远地望见坟头。

  这座孤坟主人姓甚名谁?为什么葬在这里?听老一辈人说,这座坟墓的主人是一位教书先生,无儿无女,死后他的学生们把先生埋葬在这里。

  原来,这是一座老师墓。古代师生情同父子,并非妄言。

  我教书40多年了,学生虽然没有三千,但是千儿八百还是有的。师生关系怎么样?不会认人是我的弱项,爹妈给的,有什么办法?但是有时候却偏偏认识一个曾经苦口婆心教育的学生,而这个学生却旁若无人地从我眼前走过,一时间心中好像吞下一只苍蝇。“人走茶凉”四字顿时油然而生,而且格外醒目。

  想想,还是那句“人走茶凉”,细细体会,越来越觉得精辟。

  孔子是圣人,弟子们对他自然恭而且敬。我们庸庸碌碌之辈,没有培养什么贤人,学生不埋怨你就谢天谢地了,谁承望有人把你当做祖宗供奉呢?

  今年8月15日,我们学校的副校长跳楼了!

  晴天霹雳啊!副校长看上去还是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他还是“为人子”,上有两个高堂白发老父、老母,并且同时还有两个岳父、岳母。他还“为人父”,下有两个女儿,其中一个甚至还没有上小学。

  我觉得一片天地倒塌了!

  第一时间里我写了一篇《人生几何》发在空间,一石激起千层浪!网络以飞快的速度传播,一时间“QQ好友”奔走相告。

  副校长的追悼会在一个星期后举行,那是一个云天雾地的早晨,在偏僻的横路,那个朱元璋与陈友谅的部队曾经激烈交战的龙湖旁边,细雨蒙蒙中,我望了望送葬人群,前面望不到头,后面望不到尾,断断续续差不多一华里路都是送葬的人。

  参加追悼会很多是闻讯而来的学生。这些他做过班主任的、做过科任老师的学生们闻讯自发地赶来参加追悼会。他们有来自宿松县城的、安庆的、合肥的、江苏的、上海的……四面八方,天涯海角。对这些学生,我似曾相识又叫不上名字,见面时仅仅点点头。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一定是佐坝中学的学生,他们都6点钟以前从县城包车到横路,送老师最后一程,以表达他们对老师的哀悼和怀念!

  无声胜有声,人已经走了,但是茶没有凉。

  学生们还留下发人深省的纪念言语:“听闻孟老师离去,心里莫名难受。生命可贵,只有一次,应该严谨对待。上对得起父母,中对得起爱人,下对得起孩子。……孟老师虽然没有教我,但对他还依稀记得。孟老师一路走好。孟老师家人,要挺住,未来的路,一定要好好走下去。我们既然来到这个世上,就一步一个脚印履行完出生就赋予的使命。”

  8月19日,我们学校虞兴宇老师发出一篇捐款倡议书。

  佐坝初中孟全正校长于8月15日在合肥意外身亡,感谢社会各界人士前往吊唁,感谢各界人士对孟全正老师的关切及对其家属的关心。孟校长走的匆匆,留下了四位年过七旬的父母、岳父母,而且均体弱多病,他是两个家庭中的唯一男丁,是两个家庭的精神、经济支柱,还有一个年仅五岁的女儿。

  一呼百应,捐出第一笔款子的学生叫洪绵利,一个在杭州做小生意的小老板。第一个捐款1000元的叫尹仁梅,她不是副校长的学生,她说:“我特别能理解孟老师的心情,他小孩的事我们也知道点,我原本有个妹妹,10岁的时候一场急病走了,现在就一个弟弟。原本姊妹三人。我父母那时候的心情也是一般人都不能理解的。我自己现在也有了孩子,为孟老师的情况感到很不幸,所以出一点力所能及的小力。”

  捐款最多的徐保华、徐金华,8000元,兄弟两个在上海创业,上海墨驰办公设备有限公司。他们是儒商,生意不是很大,却是慷慨解囊、乐善好施。

  有一个初一小女孩怯生生的问班主任:“老师,我也捐10元,可以吗?”赤子之心,那一份感情何等的真挚!

  患难见真情,钱不在于多少,情意无价!

  捐款一共六万多元,已经分别给了他的老父母、岳父母、小女儿。

  人走,茶没有凉!

  我的大姐是今年去世的,火化出殡那天,意外见到一个不速之客,一个我早年的学生,学生叫石雅松,程岭人。当年没有考上初中,他的伯父与我姐夫很熟,把他放到佐坝中学我当班主任的班上读书。记得当年骑竹马,转眼已是白头翁。转眼间30年过去了,学生的孩子也大学毕业考研究生了。岁月匆匆,当年一个怯生生的小不点,如今一个黑黑的瘦瘦的弱显苍老的中年人。我感慨:光阴似箭催人老,日月如梭趱少年。我们谈起当年的同学,谈起当年的老师,谈起他的打工生活。学生在上海做石匠。他是从我的一个外甥也是他的同学那里得到大姐去世消息的。连夜从上海坐汽车回来,甚至来不及回家看望父母,直接包车来到姐姐家。

  毕业以后,他忙于生计,每年外出打工,没有年年来给我们拜年,但是他心里永远记得老师,记得大姐。

  一时间我心里象打碎了五味瓶,酸甜苦辣涌上心头……

  人走茶凉,这话非常形象,高朋满座高谈阔论的时候,茶,热气腾腾;人散了,杯盘狼藉,茶也自然凉了。人走茶凉,形象地道出了人世间人情冷暖、世态炎凉。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老师与学生,人走茶凉其实很正常。

  身正为师,学高为范,正直、善良、有才华而且关心爱护学生的老师,永远会有人记得!

  人间真情自有真情在,师生那份感情还在。

热门文章
网上足球在线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