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如意散文

散文 时间:2019-10-19 我要投稿
【www.cnsbgl.com - 散文】

  如意是我搬家之前的女邻居。虽然她取名如意,但自我记事起,她的日子似乎并不如意,甚至有些凄惨。

  如意的娘家是哪里,我并不曾从村里谁的口中打听到。只知道,她嫁到了我们村,成了我们村的媳妇。

  如意的夫家,之前和我家并非邻居。两家中间隔了条弯弯扭扭的道儿。如意很争气的生了两个儿子,因大儿子和我同岁,且在村里唯一的幼儿园上学,所以,她家,我还是去过几次的。

  那时,她家的门,同村里许多人家一样,木制的。厚实的门板上,各有一个口衔铁环的狮子头像。与其他人家不同的是,如意家的门槛极高,差不多一砖高。腿若是抬低了,是会被挡在门外的。

  而这样高的门槛,据说是很忌讳的。于家中人事不顺。不知是否因为这个原因,不顺,却应验到了如意身上。

  两个儿子入学后,他们的学杂费,合起来虽仅有二百多元,但却让如意犯了愁。

  她的男人,一个普通的庄家汉子,靠在地里刨食为生的人,他挣的那点钱,已明显不够开支。与如意商量后,他决定去外面打工,以此来养活两个儿子,养活如意。

  伊始,男人每个月都会托人捎钱回来给如意。如意逢人便说,外面就是好,遍地是钱,只要肯弯腰,以后有机会了,她也要去外面看看。当然,她男人在外面如何风餐露宿,捎钱的村民,是不会对她讲的。

  两个儿子没有一个辍学的,如意也戴上了金耳环,金项链。只是他的男人比原来更黑,更瘦,更憔悴,沧桑。而这,只不过短短一两年的功夫。

  村里人外出打工,通常选择在年根二十八九回家,又在正月初六出门远行。这是有讲究的。初五属破五,这一天,基本没人出门,除非是重要的不能再重要的事。初四,"四"谐音"死",也不吉利。初三,闺女回娘家。初二,初一,正是热闹时候。

  如意的男人,年根才回的家。给她和两个儿子都买了衣服,还有一些平时只能在电视中见到的稀罕物。

  到了正月初六,同村的人又都收拾行李,纷纷外出打工。如意的男人,却有些不想去。但最终在如意漫天的谩骂声里,她的男人,又背起行囊,在初七这一天,出了门。

  而这一去,就再没回来。

  听到男人出事的消息,是在半个月以后。

  如意疯了一样的哭天喊地。村里外出打工的人说了,她男人得的是脑溢血,干活时一头栽下去,就再没醒来。上衣口袋里的钱在送往医院抢救的途中还在,只是再从医院出来时就没了。

  听到这些话,如意的哭声更加声嘶力竭。几次昏厥过去,不省人事。

  她男人并非死于工伤,因此没有任何经济赔偿。失去了经济来源,两个儿子也因能辍学。

  可生活终归是往前的。

  处理完男人的后事,如意几欲轻生。触过电,割过腕,但都被人救了下来。如意又跑去男人的坟头痛哭,连同手中的半瓶农药。哭累了,喊够了,一饮而尽的她倒在男人的坟堆旁。一阵风起,她又作呕,吐出的毒液溅在地上,泛着白沫子。她拼命的招手求救,我二大爷救下了她。打那以后,她算是断了寻短见的念头。

  想想,之前家中的大小琐事全都靠她男人,现如今,他的离世,让这个女人彻底失去了依靠。

  打工,似乎是乡村人热衷却又无可奈何的事。如意同她的两个儿子选择了这个别无选择的选择。大儿子在北京,小儿子在海南,她在上海。

  这一年当中,村里人再没见过他们母子三人,直到年末,他们又大包小包的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出现在残留白对联的家门口。

  年初,两个儿子又外出打工走了,这次,如意没有走。

  听说她和本村的一个男人好上了。那个男人有老婆,只是他对她,已心生厌倦,老婆离开了家,他有两个女儿待嫁。更重要的是,如意说,他看中了她。

  当然,村里人谁都知道,如意长相并不出众,而他却有相当不错的家底。

  如意在村里人的闲言碎语中,真就搬去那男人家中。不久有传言,她要和那男人结婚。

  就在村里人的哗然声还未落地之际,又传来了如意分手的消息,据说是两个女儿不同意这件事,将母亲接回了家中。

  如意只得全身而退。

  但随后,如意就在我家旁边买下一块地基,盖了新房,还给大儿子娶了媳妇,自此,她才正儿八经的成了我的邻居。

  原本以为,日子会好过一些。可命运似乎偏爱捉弄她。

  给大儿子娶媳妇后,二儿子也眼看到了娶媳妇的年龄。如今如意再没有可依靠的人,除了她自己。年近五十岁的她,跟随村里年轻人,再次去了上海。

  后来,听同村人说,如意和一个丧偶的上海男人又聊上了。二儿子的事,看来有着落了。

  这次人们不再讽刺挖苦,而是同情。

  一场突如其来的夏雨,伴随着二儿子在海南溺水身亡的噩耗,结束了人们的猜想。

  如意,在经历了丧夫之痛后,又经历丧子之痛。命运的捉弄,让人们无限同情这个可怜的女人。

  那次,她从上海回来,是本家叔叔打的电话,只说,老二在海南出了点事,让她过去。过多的话,再不敢说一句。

  从海南回来后,人们说她面如死灰,眼神也没了光,呆呆的注视着一个地方,不哭也不笑。也有人说她选择的宅基风水不好,凶宅伤人。还有人说,她命硬,命中克男人,克死亲爸,无人敢娶,才嫁到这人生地不熟的村子,不曾想,还是没有摆脱命运的诅咒。

  我是胆小的人,看得她家门前又贴上白对联,又说什么配阴婚。那几日,我是断不敢爬上房顶,往那边院子看上一眼的。但半夜隐隐约约的哭诉,使我惊悚之际,又想到那该是何等的绝望。

  村里人都说她是不祥之身,亲近不得。后来弟弟要娶亲,我家就又盖了新房,搬离了原来的旧址。

  自此,我再都没有见过那个叫如意的女人。如意,当初这个名字被赋予了多少美好的祝愿,只可惜,在尘世,如意这两个字,并未带给她如意。如今,对于不知身在何处的她,我唯有深深的祝愿,如意、如意。

热门文章
网上足球在线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