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离别时刻散文

散文 时间:2019-10-19 我要投稿
【www.cnsbgl.com - 散文】

  五二零这天,风辞去了她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

  晚上财务部的同事K邀请她一起聚餐。其实就只有她们俩人的晚餐。K知道风喜欢吃面条,饺子,包子,馒头之类的具有北方特色的食物,就特地选了一家光线柔和的饺子馆,或许是因为位置比较偏僻的缘故,已经是晚上七点的时间,馆子里的客人并不是很多,很安静,与柔和的橘黄灯光协调,是一个适合约会的地方。还没有上菜的时候,她们便开始聊,K先打开话匣子,问风为什么突然想离职?

  “或许不能忍受B(老板秘书)的待遇,忍了太久,像被她控制着。这样下去我想我可能要崩溃的。所以选择离开。”K用同情的眼光看着她,表示同情:“其实一开始我就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虽然那时候跟你还不熟,但经常听到B骂你,心里面对你挺同情的。其实现在我也已经跟B绝交了。原因很简单,她把她的账单弄不见,赖我身上了。然后我们大吵一场。后来她在短信里不断的说那些绝情的话。绝交的话也是她自己说的。我说断就断吧。所以现在我们这几天见面都不交流了。”K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得很失落,而是振振有词在证明自己像被B那样的人坑了,简直就像三岁小孩,说哭就哭。

  “这样呀。”风很惊讶。她一直以为K跟B的关系是很好,很不错的那种,而且她们穿衣风格很像,爱跟潮流,把自己打扮得非主流的奇特。风已经见怪不怪了。所以风觉得她们是一类人。听了K的解释之后,风才发现K是一个那么真实真诚的人。此刻只恨与K相知太晚。

  “辞职后,有什么打算吗?”K换了种口气问风。她知道风是一个弱小的女子,受不了太大的打击。曾经因为害怕B,而不敢把自己的观点说出来。常常一副看到B就像看到魔鬼似的恐慌的眼神出来。B是从来没有让像风这样慢性子游刃有余的发挥她的优点的那种。B会独裁到让人抓狂,如果你想抓住她的把柄,她可能会扣除你的工资。因为她是老板的秘书,而老板把员工的工资这样的杂事全然是交付于她管。所以在这对等的条件下,是没有人敢惹她的。惹她没有好的下场,这也是K自己的亲身体验,一次K跟她闹翻了,她竟然把K那个月的工资扣了一百块。

  “现在还不确定,或许还是做这行吧。”风在思考着这样草率的辞职在以后会不会过得更苦了?只是她确实不想这样被人牵着走。风虽然外表看起来很温顺,其实内心是很燥热的。是她一直在压抑着自己。

  “那祝你好运,可以找到Goodjob.”K用很诚恳的眼神看着她。希望可以给风一点正能量吧。仅此而已。

  后来,K依然念念不忘地风说她与B的交集:“其实像我们这样老实的人才会被人欺负的。我本也算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能忍她(B)那么久,你可想象我的耐力也够强的了。受够了她那种儿戏的交友方式,会因为小事而说绝交,真的很可笑。B是那种容不得别人比她好,容不得别人侵犯她的利益的人。若你稍不留神比她说得尖锐,她是绝不会给你好的下场的。她会死皮赖脸的给你各种不要脸,撕你脸的话,只为证明她的气势多强。她那样的儿戏,我已经见怪不怪了。这次既然是她主动提出不跟我做朋友,我心里舒服多了。我觉得也挺好的。至少可以不用再被她拉着走了。可怕的是与她做朋友,是她说去哪里就必须去哪里,容不得你有半点反抗。否则她会说你不够朋友。控制欲那么强,还不如说是她的奴隶好了。现在不用跟她说话更好呢······”

  最后K对风说:“其实我不是跟B闹翻才把这些话说出来的,之前跟她做朋友的时候,我都是当着她的面这样评价她的。知道她的为人处世,只是不想跟这样的人计较那么多而已。因为我想在同一家公司做事,不想把关系搞得那么僵。今天说你听,只是想让你知道以后出去外面像B这样的人,每个公司都有。你想不让他(她)抓住你的把柄,不想让他们欺负,那你就要让你自己强大起来。”

  “嗯,一个人唯有强大起来,你才能打败他们。你才能走得更高更远。唯有让自己强大起来,你才能不让他们处处找你茬。”风此刻只能说些正能量的话来填补自己挖的坑。准备明天带着这些东西开始另一种姿态的找工作和一份积极面对生活态度。

  “是的,这就是适者生存,弱者淘汰的生存模式。无法改变别人,在不触碰底线的前提下。改变一下自己的处事方式便好。没必要对自己没兴趣的事情耿耿于怀,纠缠不放。人生其实没有什么放不下的。拿得起,放得下,才能走得更辽阔。”

  在最后的离别时刻听到这样的话,风感动不已。到底人间冷暖是交替着变换的,确信否极泰来。

  其实风也迷茫着,自己将走哪条路?

  回宿舍的路上,俩人一起到附近的花店买花。

  “今天是五二零了,我买一束兰花送你,你也买一束给我。好不好?”K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对风说。没有一点沉重,风想,或许这次K彻底把B拿掉了。

  “好呀。”风也跟着K傻笑。她们挑了一束兰花送给彼此,也顺带买了六束兰花,店主说便宜卖给她们。两块钱一束。幸福满满的走出花店。

  离开花店不远处,K突然举起手中的鲜花:“好高兴,今晚我们用十八块钱就买了这么多的花。来,我们跟这些花合个影吧。”说着她把手上的花朵往风那边的鲜花拥在一块儿。拿出手机拍下她们最后的留念。

  “你看,把花包成这样,包扎纸皱巴巴的,真像我妈包的咸菜,一看就知道不专业。”拍完照,K突然发现新大陆。

  “不过也挺好的啦,我们花了18块钱就买了那么多花。”

  “咦,对耶。十八块,那就祝我们永远十八吧。好幸运的数字。”

  一路上,两个傻妞在傻笑傻说着奇奇怪怪的狂疯话,无拘无束得你追我赶,直到分开的那一刻。

  五月的夜,风很惬意,路灯很温和。

  城市在人工制造的光芒里,万物与黑暗交织。

  手里的花,K的话,让风想到了白昼的更替和人类的史话里冷暖。

  不管是冷还是暖,生活一样继续,像黄瓜皮,失去养分之后,不断的蜷缩,但留下的是柔韧可伸缩的绿壳。亦可以做艺术品,装饰在房间的某一角落。

  时间会证明一切吗?风怀疑着。也许会的。

  但愿在知道一些人,历经一些事之后,走得更沉稳,更矫健,更高远。

  星空下的微风告诉现实中的风,会的。

热门文章
网上足球在线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