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鸡肋散文

散文 时间:2019-10-19 我要投稿
【www.cnsbgl.com - 散文】

  她有时会令我无声惊愕。当她舒服地坐在自己客厅的椅子上,经常提起曾经辉煌的工作单位时。只是“一百”早已消失。她撇着嘴,不屑地谈起那时同龄的某人,今天取得的成就,满是愤懑和不平。时代的巨轮在轰轰前行,离她远去。抛下了这个孤独病弱的六十多岁的老人。

  她不再是生活的主角,却不肯正视这个事实。

  是林的母亲,一个与我密切的人的亲人,有一天,也会成为我的亲人。

  一日,她欢喜地拿出许多新居用品。骄傲地说,都是存下的财产。都是十几年前,她为将来儿子结婚准备的。

  那些华美的过往云烟。那时很贵重的,质地优良。大儿媳拒绝接受,结婚时买新的。她提及这些,有失落神情。又说:“小文,如果你不喜欢,可以直接对我说。”

  《红楼梦》中,贾母想起自己有许多存放的物品,那窗纱有绮美的名字:软烟罗。清平盛世、闭关锁国时的大清朝,式样和花纹的变化,是滞重缓慢的吧?而现在世事风云变幻,繁华丰盛,转瞬就是陈旧落寞,不忍卒看。

  物品也是从来只闻新人笑,有谁听见旧人哭。

  我有自己的审美,对不恋的东西,怎么情愿留在身边。

  可是看她满心高兴地显摆,怎么开得了口婉拒。见我反应平平,迟缓,她低头慢慢收起。心里一下子就承受不住,就是这满腔滚烫的慈母心,我怎能拂逆,拒绝?

  违心说好,夸漂亮。“欣赏”了一阵,一件件看去,眼前出现的是,我的新房被布置成八十年代的景象。

  在林的心目中,母亲是女神,我是女童。我也有亲爱的妈妈,她有时也会带给我善意的负担,也会做不合时宜的事情。根本就不会去想什么,想起“包容”之类的字眼已是生分,爱本身就是无条件的包容。母亲都是一样的,想把最好的给儿女,以自己的方式去爱,虽然这爱可能是错,是强迫,是固执。

  林后来对我说,没事,不喜欢那些东西,先接受下来,咱们再换。他摸摸我的头顶,“你最体贴他们了。”象安抚一个没有得到想要礼物的孩子,又是无言的感激。

  孩子会成长为独立的,与父母并不相同的另一个人。不知道有一天,我是否也会将自我的意志,加诸于下一代的身上,却无力改变时光流逝、新人换旧人的事实,重复着这样的无助和悲凉?

热门文章
网上足球在线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