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小城,曾经的家的美文

经典美文 时间:2019-10-21 我要投稿
【www.cnsbgl.com - 经典美文】

  在那个曾以四十里抖气河而闻名遐迩的小城,在城东一个叫作**的地方,我生活了十几年,那里,可以称为我的第二故乡。

  那是一套临街的房子,常常,我站在客厅宽大的窗前,向外远望,及至看到运行车远远地驶了过来,便急急地拿了红色的安全帽,从四楼狂奔下去。

  那个时候,这就是我的日常。待到下班回来,又会拉了卧室厚重的窗帘,睡得昏天黑地。房子虽然紧靠着大街,可装了双层玻璃,竟也得了一隅安静。

  在那个虽然不大却很温馨的家里,存放了我十几年的光阴,承载了我那么多的喜怒哀乐,还有那些幻灭了的梦想,淡去了的失望。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它,从来没有。那是我们用心构筑的小巢,那是我们遮风避雨的港湾,那是我们人生的第一个真正由自己营造的属于自己的家。

  事实上,那个家也是单位给的,属于集资房,当时花了很少的钱,带有福利性质。

  房子不大,只有九十多平米,三个卧室,两个朝阳,南北通透,采光极好。

  装修的时候,我们是费了心血的,一心一意想让自己的家美丽别致,温馨舒适的。吊顶时,门廊上方用了绘有竹叶的淡绿色玻璃,配了一朵宝蓝色的喇叭花小灯,淡雅美观,新颖大方。

  厨房和餐厅打通,通往餐厅有单独的门。每扇门都嵌着整块玻璃,是中间镶有花朵的磨砂玻璃门。每个房间的灯具都漂亮精致,造型各异,美轮美奂。

  客厅置了淡绿色的沙发,玻璃的椭圆形荷叶边茶几。电视柜的两边对称放了两瓶绢花。

  窗帘都是双层的,里面一层白色的纱帘,外面一层是厚实的,上面都做了幔,缀了穗儿。客厅装的是米色的压花窗帘,华美大气。

  书房内是一个上面镶着两扇玻璃门的大书柜,连了一个带有优美弧度的桌子……

  我总是抑制不住地想描摹这个家的样子,因为它只是我记忆中的样子。我总是不厌其烦地想叙述这个家的一点一滴,因为我说过从来没有想过离开它,可事实上早在几年前我就离开了。

  搬家的时候,打开家门的一瞬间,我的眼泪就涌了出来。我是一个恋旧的人,一部用旧了的几近成为古董的手机,都无法狠下心来丢掉,何况是这么多年日夜相伴,给我温暖与慰籍的房子呢?

  走的时候我只带了被褥衣物,锅碗瓢盆,其余的一概没动。电脑上依旧遮着漂亮的米黄色的蕾丝花边纱罩,餐厅的格子里依旧放着仿古的青瓷花瓶。住了近十年,墙壁依然雪白,厨房依然清爽,家里依然一尘不染。

  所有的摆设都依原样归置好,我最后擦了一次地板,最后看了一眼这个整洁美丽的家,然后锁好了门,头也不回地离去。

  是的,从前我从未想过要离开它,可更没想到的是,当有一天我真的离开了,这一离就成了永远。

  现在想来,我都有些疑惑,我的房子,我所钟爱的那个家是如何轻易地转手给了那个女人,难道在冥冥之中,真的有一种机缘吗?

  从我离开之后,远在几百里之外的这个城市蜗居的我,隔三差五地总能接到一些买房者的电话,让人不胜其烦。我真的没有卖房的意愿,虽然不住了,可想起远方的那个家,总是让人安慰和踏实。

  可是老公却蠢蠢欲动了,有几次他竟和出价高的买主攀谈了起来。其中有一家几乎要谈成了,最后却被我拒掉了。

  这是一家因拆迁刚分了不少钱的暴发户,言语里是掩饰不住的一夜暴富的傲娇。

  这个女人是这样跟我通话的,她首先直接出了价,一个她自认为很高的价,当然她是这样说的:我给你们出58.28万!就你们那房子,要不是我着急要搬,图个离得近,才不会看上呢!

  听听这话说的,真的让人很不爽呢!让我纳闷的是,怎么出个价还有零有整呢!于是,这女人又自鸣得意地解释了:这叫‘‘我发儿发’’!(哦,原来是谐音呀)这价钱顶上天了,在北京我都能买下了!

  瞧瞧这口气,够嚣张了!我虽只是一介普通百姓,平生却最见不得这种恃财放旷的人了。所以直接回了她一句:那你在北京买好了,我的房子本也不想卖!

  她爱去哪儿发就发去吧!

  但是,后来的这个女人就不一样了!

  她是这样把我们的房子哄到手的。她一开始没有着急说别的,而是娓娓而谈,说到了她买房的起因。她在一家煤矿上打零工,丈夫在外跑大车。这么多年为了供孩子们上学,一直是租房住。现在,女儿上了班,儿子考了研,两个孩子都不用他们负担了。尤其是儿子,很争气,一再劝他们不用为自己操心了,可以买个房子了。而且,她的兄妹们也都愿意出钱资助他们,所以她就决定买了。

  听得我竟然有些感动,我这人最容易感动的。更让我感动的是她后面的那些话。

  她说,定了买房后,她看了好多房子,都不甚满意。但是看到我家的房子,只一眼,她就喜欢上了,非常的喜欢。

  她说,这房子格局真好,又临着街,视野开阔。位置也好,邻着幼儿园、学校,距离火车站、汽车站都很近……

  她说了很多的好,这些话多中听啊,让我以为自己真是遇到了慧眼识珠的人了!

  当然,她也很委婉地说,亲戚们劝她,以这价钱,可以买一套新的电梯房了。但她不为所动,即便是旧的,她也喜欢,她太钟意这房子了!

  听了这些话,我恨不得立马将自己的房子拱手相让了!

  其实,她给的价钱很低的,比第一个女人出的价低了十五万都不止。

  房子成交后,那些家具电器,电视、冰箱、空调……,我们一样都没有搬,都给她留下了。她直接就搬进去住了。

  从她发的朋友圈里可以看到,还是苹果绿的沙发,还是玻璃的荷叶边茶几,还是和原来一样的布置。

  家还是那个家,只是在不知不觉中易了主人。

  假如某一天重回那个小城,我只能站在**车流不息的街上,远远地望一望临街的那幢黄白相间的楼房。

  没有人知道,有一面窗户上的米色的窗帘,曾经,是我的最爱!

热门文章
网上足球在线博彩